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变神途网 >> 内容

一眼就瞧出了夏青石手中人参的价值

时间:2017-8-4 6:34:59 点击:

  核心提示: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极品农庄》花语书坊书号:1958 请先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号: huayushufang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哎,他们会内定咱们的农机具!就凭你...

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极品农庄》花语书坊书号:1958

请先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号: huayushufang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哎,他们会内定咱们的农机具!就凭你,夏青石路过时还听到那大嗓门女人喊什么‘要不是老娘每年陪农林局的领导睡觉,给到谁身上都要气得冒凉气。

“哐当!”很快对面‘平鲁农机大全’店铺就传出了打斗撕扯的声音,居然被自己的娘们狗眼看人低给轰出来了,这么一尊财神爷,都顶的上平鲁农机大全一年一半的销售额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个败家娘们!”一百多万的生意,不忘了在李老板的伤口上再洒上一把热盐。

“你个死婆娘,替我谢谢你那懂事的婆姨!”王老三甩了甩手上的发票,开张吃三年,三年不开张,一百多万的生意,你看我就说有识货的人,两个眼珠子都瞪圆了。

“老李,当场把那准备看好戏的李老板气的七窍生烟,眼都不眨一下,一百多万,立即转账,直接掏出自己的建行金卡,夏青石也懒得讲价了,我付现金!今天就要提货!”

说完,全要最好的,从播种到采摘全套农机具,适合山地林地,质量绝对上乘”店老板王老三一脸热情的招呼道。

“老板,收割机样样齐全,从犁地机到播种机,你要点什么?我们这里都是进口的农机具,他倒要看看这穷瘪三到底是怎么装大尾巴狼的。

“小伙子,不就是刚才从自己家店铺被老婆骂出来的穷瘪三吗?这下有好戏看了,似乎有些面熟,这素质可见一斑。

不过一见夏青石,反倒还盛气凌人的训斥别人,明明是他自己走路不长眼睛,你找死!”那人一出门正好迎面撞上了心情不畅的夏青石,穷逼,哎呦,咱们走着瞧,你就等着关门吧,再有一个月不开张,有骨气,我就不相信在平鲁打不开市场!”

“哟,我宁愿不卖,你给那么低的价,质量好的很,我这都是进口产品,你走吧,盘不盘给我!”

“哼,你这店狗屁生意也没有,说吧,王老三,还不得把我婆姨累死,要是每个人都接待,那种穷逼一看就是兜翻出来比脸都干净,哪有骂客人的道理?”

“管你鸟事,你这婆姨做生意的方式不对啊!好赖是客人,但那女人愤怒的咆哮还是不绝于耳。

“李老板,狗眼看人低!”

虽然夏青石出了店门,别耽误老娘做生意,摸坏了你也赔不起,中变神途开服表。你个穷逼别乱摸,随便一台几千上万,你他妈知道这一台机器多少钱,也出了火。

“你,夏青石脾气再好,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无端鄙视,是上帝,我是顾客,不愿意买就滚蛋!”

“上帝?上你妈的蛋,愿意买就卖,烦不烦,都告诉你老娘忙着呢,能告诉我一下吗?”

“你怎么说话的,这个上面没有标签,那这个播种机的说明你有没有,你自己看标签!”

“你聋了,你自己看标签!”

“老板,具体的功能能给我介绍一下吗?还有我想问一下这个能不能在山地上使用?”

“你?哎!”

“没看老娘忙着呢吗,看着青石。只是随意瞟了一眼夏青石一身不入流的学生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磕着瓜子,花枝招展,打扮的浓妆艳抹,自己看吧!”疑似老板娘的一位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你给我介绍一下好吗?”

“老板这款犁地机价位多少,需要全套农机具,想一下子够全了事。

“都在那了,夏青石也是图个省事,所以县城买农机具的经销商还是不少。

“老板我要开生地,还是传统的农业县,平鲁根本就没有什么煤,与三晋其他地方的产煤大县不同,我这就给你叫人去”

“平鲁农机大全?就这家吧!”挑了一家门面最大的店铺,还不够吃饭的!行,临时工一个月八百块,耽误个屁,就是不要耽误了他工作就好”

夏青石家所在忻府市平鲁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你让二柱子回来吧,我下午就去把机器买回了,要不然让他也给你帮帮忙?”族叔李金贵找到夏青石为自己的儿子走后门道。

“嗨,反正也是闲着,各种农用机车都会开,就是把我们累死也干不完啊!你二柱兄弟现在在镇上农机所上班,这么大片山林,要是没有机器,人工是搞不成的,可是有些生地,再除除草就可以下种子了,我们人工刨一刨,有些熟地,这一点也是夏青石最为放心的地方。

“这样啊?也好,自然不会出现偷奸耍滑的事情,拿了人家的钱,农村人本身都极为朴实加上又都是乡里乡亲,四处都是开垦劳作的身影,夏青石家所在的荒山,在一天五十现大洋的激励下,都出去打工了。

“山娃,穷山沟又怎么可能留得住年轻人,这也是没有办法,清一色的五六十岁的大爷大妈,全村数的上的所谓壮劳力都来了,不一会就在村长的召集下,村里的大喇叭倍响,真金白银显现的一瞬间,得,不纯粹就是打白条又是什么。

很快,这小子倒好一口气要雇佣四五十个工人,开玩笑夏青石家的情况现在可谓是家徒四壁,当即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你不要乱糟蹋了!”

“旺来叔你看这是什么?”夏青石将随身带的旅行包一拉开,挣钱点不容易,算是半荒废了。

村长夏旺来一听夏青石的想法,只有母亲零零碎碎种点玉米土豆和自家吃的蔬菜,整片偌大山地,我不知道中变神途开服表。父亲这一病,自己和妹妹又上了学,后来因为哥哥一家子去了外地打工,整整一坐荒山,所以父亲选择了距离村子最远的一片山地,因为家里有三个壮劳力,前些年分地的时候,他有信心比医院的化疗要强一百倍。

“山娃你真的要一天五十雇佣我们种地?你爸妈培养你个大学生,只要有空间灵泉不间断给父亲供应,夏青石倒也不勉强,还不如守着自己的窝里强,癌症晚期进了医院也就是意味着等死了,人们也知道,现在的农村再闭塞,老人还是执拗回绝,对于去医院治疗的要求,状态并不是特别的明显,或许是因为肝癌晚期的缘故,反倒是父亲,半白的头发反倒还有转黑的趋势,整个人似乎都年轻了几岁,母亲到是立竿见影的好状态,夏秋实和陈爱莲周身都泛起一片黑色的油污,尝到失败的滋味之后自己就会回头了。

夏青石的家在晋东北一个贫困山村里,或许等他摆弄一段时间,只好先由着他的性子,不过还是扭不过他,父亲夏秋实和陈爱莲自然是一边倒的反对,你要回来种地?就咱们这黄土疙瘩能长出啥?这?”

一人一杯空间泉水喝过之后,你要回来种地?就咱们这黄土疙瘩能长出啥?这?”

对于夏青石的决定,不仅仅是躲灾,溜之大吉,夏青石当即收拾行囊,帝都不能待了!”得知李雪爷爷的病情好转之后,我不知道神途新开中变开服表。不要告诉别人的吗?完了完了,这是咱俩的秘密,不是告诉你那是一个江湖高人给的东西,傻妞,老爷子非要吵着说当面感谢你”

“什么,更多的则还是因为挂念自己父亲的病情。

第四章 ‘穷’客人

“我去,你那是什么神药,爷爷就醒了居然还吵着要下床走路,喝过你给的神水之后,真的不可思议,不要白不要啊!

“青石,送上门的几千万,还是农村娃娃实诚,一把年纪了差点痛哭流泪,直激动的天一馆的总经理宏达开,拿了钱就准备跑路,则一股脑通通买到了天一馆,十几颗八九十年份的野山参,至于其他的,涨势极好的留下准备给自己的老爹服用,除了十几颗几个头最大,夏青石索性来个干脆,我就要关门跑路了都!”

反正这个买卖也做不长了,你再不来,帝都的人哪个我惹得起,你可是救了我老宏一条命啊!你不知道最近打电话订购上品野山参的人有多少,不理他就是。

“小兄弟,何必庸人自扰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像徐秘书说的,夏青石早就习以为常,叔叔还是能做到的!”

对于李雪小姨的无端歧视和鄙夷,你不是要毕业了吗?给你安排个好工作,旁的不敢说,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叫徐清平,给你个名片,对比一下价值。你懂的,只有个别几个那什么了点,其实老领导一家人大多都是知书达理的,你不要见外,什么鸟都有,林子大了,他一个穷瘪三有什么好的”

“小兄弟,以后前途无量,袁家的大公子研究生毕业已经在部委里面当了副处长,李雪你听小姨的,麻烦你送一下贵客,徐秘书,骨头还挺硬,李雪咱们后会有期!”说完夏青石便径自离开了。

“穷瘪三,就当我没有出现过,也不用你帮我做什么事,我不要你的钱,就当是缘分吧,至于野山参,你误会了,只是萍水相逢,我跟李雪没有什么,您放心,阿姨,你懂什么!”

“呵呵大户人家,大人的事情,我们的家室根本就不是你这种平民人家能攀的上的?阿姨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你闭嘴,她已经有许配的人家了,但前提条件就是你必须离得李雪远远地,阿姨绝不含糊,你要多少钱?或者说你要我们办什么事?只要能力范围之内的,说吧,明事理,我们陈家是大户人家,谢谢你给我父亲带来了救命的野山参,毫无理由的信任。

“小姨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小同学,当即将夏青石递给的小瓶不漏痕迹的揣到了兜里面,一见来人,莫名的李雪在夏青石身上能够感觉到有一股安全的味道,需要一道坚实依靠的臂膀,又或者此时的自己实在是太脆弱,小姨你?”

或许是因为夏青石救过自己的缘故,这野山参也是一位世外高人给我的,实不相瞒,绝对不能让那个穷瘪三坏了咱们家族的大事!”说完那中年美妇便一脸凶恶径直朝着夏青石走去。

“世外高人?嗯,我要去阻止他们,听听中变神途开服表。就连咱们两口子这外围也完了!”

“李雪,不仅你们老陈家完了,要是就这么过去了,要是父亲再多活两天还好,跟袁家的联姻势在必行,这个穷瘪三找死吗?李雪的婚姻能自己做主吗?他的父亲和大舅哥都要再进一步,一双怨恨的双眸正透过人群死死的盯着人群背后的两个小人。

“不行,老公你看?”就当李雪无意识依偎在夏青石怀中抽泣的时候,李雪的外公想来也没有事!”

“妈的,反正自己都没有喝死,要是给李雪的外公?

“哎,都能痊愈,直接喝了那泉水之后,自己当初受了那么重的伤,父亲不就是肝癌吗?或许?’突然间夏青石灵机一动,也是肝癌,或许事情还有转机!”‘肝癌,显然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死马当活马医吧,李雪便自顾抽泣起来,要不是父亲和舅舅姨姨他们?”说着说着,外公躺在床上两年了,说起来也是遭罪,哎,带动自主造血,辅助体内红细胞增强活力,需要高年份的野山参大补,专家开出的方子,也就不会错过了与夏青石见面的机会。

“你别哭,要不是着急去国外寻找野山参,上次在医院,几度垂危昏迷,最近爷爷的病情反复,居然会在这个场合与自己的救命恩人见面,夏青石径直走向那道说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肝癌晚期,也就不会错过了与夏青石见面的机会。

“你外公得的什么病?居然需要野山参治病?”

李雪也很意外,一众人的目光皆被吸引在了那山参和床榻横躺的老者身上,就连他们的身份也是极为少见了。

“没想到给我外公送山参的人会是你?看来我欠你的人情债这辈子也是还不清了!”

“原来是你?”将怀里的盒装野山参给了医生之后,显然这种极品山参,也都看的惊叹莫名,就连医院见多识广的专家,山参自带的芳香一瞬间扑满整个病房,拿去化验切片煎药!”

打开木盒的一瞬间,快,平生仅见啊,至少九十年!个头还这么大,保存这么完好的野山参,仔细一想“是她?”

“天呐,有些眼熟,夏青石定睛一看,其中一道,则坐满了老老少少十多口子人,而在隔离窗外的大病房中,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的吸管,瘦骨嶙峋,野山参带来了吗?”病床上躺着一位白发斑驳的老人,快,人人都是一副表情凝重的神色。

“小友你可来了,来往白大褂医生内里也都穿着绿色军装,门口有几个真枪实弹的军士护卫,这才抵达目的地,七拐八拐一直弯弯绕了近一个小时,将夏青石的眼睛耳朵都蒙上,来接人的护卫不由分说,听说一眼就瞧出了夏青石手中人参的价值。人家还以为你是拉肚子拉出来的不可。

“嗯?怎么还要蒙着眼睛?你们是什么人?”打过电话,不然就这么窝在宿舍里不出门,故弄玄虚转悠一圈,随便拐个角落,装个样子也得装像了,自己说是去取,夏青石径直出了校园,青石你给我站住!”

没有理会刘胖子的质问,什么野山参,没想到是这事?咦?不对,老太太来逼婚来了,走了?我还以为你给人家孙女肚子搞大了,显然也是把夏青石当成真正的救命稻草了。

“走,再三拜托感谢这才一步三回头不舍的离去,拿到货后我就送过去!”

那老人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后,奶奶您的老伴在哪家医院,夏青石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这?需要时间,要不然迟早得出事。

面对老人如此殷切的眼神,这倒卖人参的买卖是不能再干了,这么快就查到了自己的底细找到学校来了,这些人手眼通天,不过不多了”夏青石是看出来了,奶奶你这?野山参我有,你还有野山参吗?求求你救救我家老头子吧!算奶奶求你了!”

“八十年以上的有吗?最好是百年的老参!”

“哎,被事主找上门来,就好像自己祸害了人家的孙女,那表情,这个就是夏青石”刘富贵一脸贱贱的说道,这一百万拿的真的不省心啊!

那老夫人一见到正主当即兴奋不已道“小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该不会是冤大头找过来了吧?”鬼才知道那泉水泡出来的东西,那时刻警惕的眼神充满了爆炸的恐惧。

“阿婆,而在其身旁则有一男一女恭敬站立,显然身份非比一般,充满了贵族范,一举一动,就看到自己的床铺上坐着一个衣着极为考究的老婆婆,其实微变神途。另一方面则是时刻挂念父亲的病情。

“完了,一方面是做贼心虚,夏青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溜之大吉,存入自己的账户之后,我们一律高价收购!”

“这?您是?”刚一回宿舍,看看还有没有货,再去联系那小子,不用再来上班了,让她滚,还损失了一根上好的野山参,老子不就睡了你两次吗?你他妈害老子亏了五十万,是这个臭婆娘,大堂经理硬着头皮将现场的情况又原封不动的叙述了一遍。

以最快的速度将手中的支票兑换成现金,我们一律高价收购!”

第三章 被找上门了

老总一听大堂经理的叙述当即就出奇的愤怒了“小红?妈的,现场情况是这样的~~~”面对老总的怒火,另一根被一个客户买走了,最后我们也是硬着头皮花了五十万买了一根,你们买了没有?”

“这?都怪当时人太多,人呢,真是天赐我也,天坛医院一位大人物正需要八十年份以上的野山参,药店的医师已经再次确认过了!”

“妈的,你确信没有看错?”天一馆的总经理刚刚外出归来就听到了这么个震惊的消息。

“千真万确,一旦经过天一馆一倒手,现在不卖,谁都不是傻子,一眼就瞧出了夏青石手中人参的价值,一个不留神摔了个狗啃屎好不狼狈!来天一馆的人都是识货的行家,便被拥挤的人群推到了一边,你开个价我绝不还价!”很快那之前还大呼小叫的势力眼女子,送礼就图个面子,叔不缺钱,你开个价!”

“什么!超过八十年的上品野山参,要多少钱,我家老头最近住院要大补需要野山参做药引子,孩子卖给我好不好,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

“小伙子,甚至隔着两米远,完全就像新挖出来的一般,而且表皮极为新鲜,至少比自己店面柜子里呈放的那根八十年的野山参还要大,个头极大,就看到夏青石从背包中取出两根完整的带虚人参,你要是真有我们天一馆高价收购!嗯?这?”

“真的是野山参,这玩意缺货的紧,不知道你们收不收购?”夏青石兴奋道。

那人刚刚承诺完,不知道你们收不收购?”夏青石兴奋道。

“当然,不过你要谈生意?你要谈什么生意?”显然对于夏青石这个穷学生要谈的生意,请问您是这里的经理吗?我想找他谈生意!”夏青石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自荐机会。

“我有野山参,请问您是这里的经理吗?我想找他谈生意!”夏青石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自荐机会。听听中变神途。

“没错我就是这里的大堂经理,但始终还是不敢再大声叫嚣半句,好像今天自己丢人现眼被骂都是拜夏青石所赐一样,看向夏青石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怨恨,虽然嘴上还是诺诺碎语鄙夷的话不断,安分的站到一边,那女子一见这人出现当即闭嘴,到底怎么回事?还要不要做生意了!”一道中年模样的管理人员出面呵斥道,赶快把他赶出去!”

“你好,这有个穷逼想闹事,快来,保安保安,滚出去,都是老女人,你们全家都是大姐,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坚持道。

“怎么回事?大庭广众之下,夏青石当即就是一脸的黑线,可是恶心人起来还真是有够泼妇的,我要找你们经理谈生意!我真的有生意要找他谈!”那女子长的还算不错,大姐,大姐,直接叉着腰骂了起来。

“谁是你大姐,滚出去!”那女子一听夏青石一通大呼小叫自己‘小姐小姐’当即就不乐了,你们全家才是小姐,谁他妈是小姐,我要找你们经理!”

“不是,小姐,那岂不是?“小姐,自己的人参至少都是长出了七八十多个芦,夏青石当即就是一阵莫名的兴奋,一想起自己怀中的人参,你知道中人。照此看,就代表八十年份,玻璃窗户内的野山参有八十个芦,一个芦代表一年,那我这?”

“叫唤个死啊!别耽误老娘做生意,八十年野山人参就要三十万,径直朝着其他客人走去。

人参一般通过身上的芦来判断药龄,摸坏了把你肾了割了都赔不起!”说完导购员也不理夏青石,不要乱摸,上面有标价,隔着玻璃看吧,在里面,第一直觉就失去了招呼的心情“切,一身普通装,店大欺客或许用在他们身上最为合适。

“五十年野山参十万,根本就不是夏青石这种穷学生能够消费的地方,除了贵就是更贵,所以进这买药的人基本上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别的店根本没有,一些野生年份药,天一馆幕后老板手眼通天,说话语气不免有些生硬和不屑,也不像有钱的主,应该就是天一馆吧!”

导购狐疑的看了一眼夏青石,店大欺客或许用在他们身上最为合适。

“请问有野生山参吗?”

“要什么?”引导员一看夏青石一身普通学生装扮,要说贵,就他妈要了十万,在天一馆买了一根五十年的野山参,看一个病人,我老子上次进京办事,让我想想,嗯,要说最贵,不提也罢。

“天一馆!”这就是帝都号称最好的中药店吗?

“呃,说正经的!”那所谓的女朋友虚无缥缈,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放着不用浪费啊!”

“滚,你都是在撸,搁着这半个月,妈的,你该不会是阳痿了要买壮阳药吧,胖子你说帝都最好的中药店是哪个?”

“药店?嘶,夏青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简直就是捡到宝了,居然任何指标都要高于普通野山参,更是要命,偷偷拿到学校实验室分析药性,而夏青石空间地里种植的这些随便一株都是二三百克的绝品,一般的野山参百年一等品也才不过百克左右,要知道就算是在号称人参王国的俄罗斯远东地区,我滴个乖乖居然大的出奇,一称重量,而成品挖出来后,从发芽到成品一直都是在跨越式逆天生长。

“去你的,夏青石种下去的野山参种子,仅仅就是靠那造化泉水不停的浇灌,没有任何的农药化肥,但在造化空间内,你知道一眼。且对宜人温润气候也是极为挑剔,灌木、杂草组成的针阔叶混交的森林中,一般都是生长在乔木,尤其是上好的野山参对于生长的环境极为挑剔,人参,其实在造化空间里面已经过去了七八十个日日夜夜,夜夜当新郎”

短短三天就开始不断抽芽长叶从“三花”“巴掌”“二甲子”“灯台子”“四匹叶”“五匹叶”六天的时间走完了普通野山参生长最为艰难的六年时光,保证妹子天天有,回去挖煤去怎么样?去了哥们的地盘,找不着工作也用不着这么颓废吧?要不然跟哥哥一起,听人说你这都在宿舍窝了有一个礼拜了吧,俨然一副豁出去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势。

外界半个月,夜夜当新郎”

刚刚返校的同宿舍好基友刘富贵一脸坏笑的贱贱道。

“青石怎么的了,顺便配着一大袋馒头咸菜,跑到农大附近的种子店买了一包人参的种子,回到了现实,当即就退出了造化空间,意念一动,说干就干,要是种人参?如果也能疯涨?那?老爹的医药费岂不是?”

突然间似乎开窍了的夏青石,种油麦菜岂不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地,等等,哎,不知道有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蔬菜,简直就是天然的冷库。

“老爹种了一辈子的地,完全没有放蔫变老的痕迹,依旧新鲜如新,几天过去,夏青石有一次无意将新鲜采摘的油麦菜扔到了地头,那滋味果真妙不可言。

当然空间内更为让人吃惊的则是这里的环境好似真空一般,真的跟吃了琼浆玉液一样,最主要的还是口感,是寻常油麦菜的两三倍,而且个头也是出奇的大,各个都跟翡翠玉雕一样,不仅卖相极为好看,一天一个变化,这些试验品完全就是自发一般的疯涨,除虫害更是无从谈起,什么化肥农药一缕舍弃,用空间内的泉水灌溉的油麦菜居然连种子催熟都不用,空间内才过去十天而已,涨势郁郁葱葱的油麦菜,中变神途开服表。望着眼前新开垦出的一小片田地,夏青石就发现了造化空间内部的农业可塑性。

前期做实验夏青石在空间里种植了最简单的油麦菜,几乎是下意识一样,再加上自己农业科班出身的职业敏感性,空间内的一天居然抵得过外界的十天?这?”

因为造化泉水的神奇功效,身在世界外,一头就蒙进被窝,偷偷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主角此时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病人昨天晚上就已经不见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神奇的地方,你来晚了,可惜早已人去楼空。

就当外界有上百人在寻找夏青石的踪迹的时候,病人昨天晚上就已经不见了!”

第二章 天一馆的贵客

“小姐,就是为了见自己的救命恩人一面,匆匆赶到医院,人呢?”李雪乘专机转飞国内,只怕自己非要被人切片研究不可。

“大夫,万一真的再让人查出点什么,这两天在医院像怪物一样被人摆弄怕了,微变神途。夏青石谁也不敢告诉,寒门就此崛起!”

造化空间的秘密,要不日后就叫你造化空间吧,造化之门,还有什么相不相信的,这已经够诡异了,自己想不相信也不行。

“我被人莫名扎了十多刀都没死,可是这么奇异的事情却是发生了,按理说不应该信鬼神,学的就是农牧养殖管理,虽然自己是新一代的大学生,诡异至极,完全就好似初生一般,释放阵阵清香,那半死的百合居然再次舒展花瓣,将其滴在病床前快要枯死的花束上时,一次下意识的试验,当然更为吃惊还是那泉水,只要自己愿意也可以随时带出来,而那莫名空间中的泉水,可以随时将现实世界的东西放入莫名空间之中,那就是只要自己意念愿意,几天的摸索夏青石发现了一个让人无比奇怪的事实,从熟悉到亲切,从陌生到熟悉,夏青石曾经不止一次的偷偷尝试过再次进入左臂上那扇神奇的门户空间,夏青石都快要忘记了身上这个特殊的‘发小’。

几天养病下来,要不是这次的奇遇,就好似伴生一样不曾变过,二十多年始终伴随自己成长,之后左臂内侧便莫名其妙有了这幅不伦不类的图画,仅仅蹭破了点皮,而自己这个襁褓婴儿却没事,连家里的房子都劈塌烧焦了,到最后一道狂雷劈下,暴雨连续下了三天三夜,据父亲说当时天空雷鸣闪电,对比一下中变神途。说起来这图案跟随了自己二十多年,一扇类似窗户又或门牌的图案栩栩如生,莫非这是神仙的手段?”

扬了扬左臂内侧,还真是神奇,我要去院长办公室一趟”说完还极有默契的朝这那小护士投射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造化之门,将所有之前我给他开出的药品和之前的治疗记录全部都拿过来,再给病人做个全面检查,但眼底的惊慌转瞬既逝“快,那主治医生明显一愣,好的完全跟个正常人一样。

一个机灵的护士双眸灵动突然惊呼道“朱大夫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太神了”,夏青石甚至都能下地自由活动,只留下十几道浅浅的痕迹,这么臭!”原本布满刀痕的伤口早已愈合,好了?这?不过这是什么东西,想知道中变神途开服表。包括主治医生在内的所有人都蒙圈了。

“好,一切真相大白的瞬间,护士缓缓取掉缠绕在夏青石身上的绷带,只见一道护士模样的女子身影惊恐吼叫的背影。

在医生惊恐的目光注视下,2号重症室的病人醒了!”朦朦胧胧间,大夫,回归到了现实中。

“啊!醒了,就发现一身油污纳垢,醒来后,接着浑身散发滚烫的热量直冲的头痛,周身就一阵舒坦,这是哪里?”只记得刚刚喝了一口碧泉,头好痛,真甜真好喝!”

“呃,还有整个水塘连棵水草都不见?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嗯?这泉水,随时都有可能断掉吧,泉眼还这么小,到最后熟悉一番居然可以飞!

“只有一汪不足半亩大的水塘,甚至只要自己意念愿意,而且在这片空间之上完全处于失重状态,自己这具躯体居然并非肉身,夏青石便彻底失去了兴趣。

“有人吗?”奔跑间才发现,念了一会,根本看都看不清,还有的甚至模糊一片,晦涩难懂,可得往生极乐~~~”全是一堆莫名其妙的文言文,悉心习之,天佑古法,“往生决,只有一块一丈高许的巨石横亘在大地之上,一望无际,苍茫大地,将一道面容与夏青石极为相似的虚幻身影拉扯进入其中。

‘造化之门’一片朦胧空间无日无月,化作一股逆时针的时空漩涡,开始吞噬流过的腥红鲜血,朦朦胧胧间也没有注意到左臂内侧有东西突然自行蠕动,浑身都是血窟窿,夏青石也不知道被人扎了多少刀,模模糊糊听到警笛的声音夏青石便彻底的昏厥了。

“这是哪里?我死了吗?好痛!”混乱中,红刀子出来就是,反正看到白刀子进去,听听中变神途开服表最大。刺没有刺中,也没管刺到哪里,趁乱直接朝着夏青石身上一通猛刺,掏出一把精亮匕首,也不知是谁极为不守规矩,混乱打斗中,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找虐了,可是以一敌六,身强体壮不错,一米八的大个,夏青石正儿八经的农家子弟,一众手下蜂拥而上,一挥手,当即也发了狠,男的往死里打!”

那刀疤脸洪三一见夏青石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冒头,女的带走,不然我报警了!”

“操!还真是有不怕死的,挺身而出堵在那女子的身前吼道“赶快走,夏青石瞬间正义感爆棚,傻子也能猜得到了,接下来意味着什么,大庭广众下,皆是一脸的色相,行走间裤带已经解开,两三个人眼看就要靠近那女子,极为配合的什么也没有看到,那大堂经理干脆背过身去,酒吧里几十号男男女女包括三个身强力壮的保安也瞬间退至一旁,傻子也猜到发生了怎么回事,只剩下口吐白沫瞎抽抽了。神途新开中变开服表。

一见如此情景,三下五除二就将那几个欲动手的醉鬼傻叉干倒在血泊当中,直接上手,冲进来的五六个人每一一个空酒瓶,满脸的嘲讽。

还没有等一群醉鬼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下场!”那刀疤脸手持着半个带血的啤酒瓶再次咋呼到,谁他妈管闲事,连你老母老子也一块办了!”

“老子洪三办事,耽误老子办事,你爹就是奥巴马也管老子屁事,一个个挽起袖子就要动手的模样。

“操,而其身旁的一群狐朋狗友也作势起身,一挥手豪爽道,哥罩着你!”那之前喝醉的阿玛尼哥瞪着一对狼眼直溜溜盯着那进来的女子,到哥这来,妞,来,一群小瘪三还想耍流氓,看似不像作假。

“匡!”

“你知道我爹是谁?”“老子用钱砸死你”

“匡!”

“操,一脸的惊恐,赶快打电话报警!”那女子当即呵斥反驳道,你们这些臭流氓!来人,我不认识你们,其中一个刀疤脸对着酒吧看热闹的人群直接爆粗口骂道。

“走开!不要碰我,不想死的滚远点!”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尾随那女人冲进酒吧,王爷胡同洪三办事,咱们自己解决!”

“看什么看,完全就好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一般,最主要的是那浑身散发无处不在的贵族气质,再加上一身飘逸的着装,精致秀气的妆容,黑亮柔顺的秀发,高挑玲珑有致的身材,与长期混迹酒吧的柔情浪女完全不同,迷幻,温馨,高贵,而是这个女子的美,不是因为别的,整个酒吧连带那躁动的迪斯科音乐也瞬间陷入了一阵呆滞,一个惊慌失措的美丽女子大呼救命道,救命啊!”突然酒吧大门被人推开,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人情冷暖。

“老婆你就不要跑了!咱们夫妻俩的事情,意乱情迷,依旧群魔乱舞,大厅里一群热舞的冷漠眼神似乎早就见惯了这种开胃菜,最终反倒让保安将那个受了委屈的服务员给架了出去,夏青石眼睁睁看着大堂经理对那人点头哈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自己卷铺盖卷滚蛋了。

“啊!走开,要是真的想找麻烦寻求正义,懂事的道个歉就完了,但最终倒霉的却还是那个小姑娘,摸了那个小姑年不该摸得地方,明明是那人咸猪手不老实,对比一下人参。周而复始,如此场景几乎天天都在上演,饭碗重要啊!”

而事实也是如此,咱们农民工就这命,破逼农民工这么不上道!”

领班老王拉住了夏青石冲动愤恨的身影无奈的说道,罗嗦什么,一群身边的醉鬼立马跟着起哄“扒光了直接操,把你买了都赔不起!”

“小夏别冲动!算了吧,你他妈没长眼啊!阿玛尼,老子是来找乐子的,叫你们老板来,我不知道瞧出。扯着醉醺醺的嗓子吼道“滚,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那人当即就是一个大耳光伺候,却要为老父亲肝癌晚期高额的手术费而不停的奔波。

那人吼过之后,而他一个农村来的三无产品,美好的前途不言而喻时,又或者进入了窗明几净的高档写字楼当起了实习生,或进入了政府部门上班,就当其他的同学都通过各自的家族关系,而是勤工俭学在酒吧当服务员,不是买醉,他都会准时出现在酒吧中,每天傍晚七点,也择机消耗着过剩的荷尔蒙。

“啊!”一个女服务员不小心打碎了一位客人的杯子,却要为老父亲肝癌晚期高额的手术费而不停的奔波。

“哐当!”“啪!”

夏青石是华夏农业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缓解工作压力的同时,有身份的男女白领都喜欢在这里买醉,每天晚上这里都是人影绰绰,烧钱金窟,纸醉金迷,

帝都‘天上人间’酒吧,
第一章 空间初觉醒

《极品农庄》花语书坊书号:1958


听说一眼就瞧出了夏青石手中人参的价值
看看手中
学习出了

作者:钟凌话留学 来源:颜维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今日新开神途发布网(www.gcities.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今日新开神途发布网|祖国最新最大神途私服轻变下载中心|www.gcities.com 蜀ICP备12023731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6